電話:15026597100
專業
服務
聯系方式

譚凱律師

專業公司律师网

手機:15026597100

郵箱:lawyertk@163.com

地址:上海市靜安區恒豐路500號洲際商務中心15、16層(地鐵1、3、4號線上海火車站南廣場或地鐵1號線漢中路1號口)

常年法律顧問

企業用工的十大法律誤區

發布人: 时间:2017-02-17 14:56:24 浏覽量:1156

企业的经营离不开劳动用工,劳动用工属"人"的问题,因而特别复杂。国家为了规范企业的劳动用工行为,出台了大量的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和司法解释,这些法律规定纷繁复杂且多变,让企业的经营者们感到难以适从,加之有些企业的经营者的法律意识本来就较淡薄,使得实践中许多企业在劳动用工时经常步入一些法律误区。步入法律误区的后果要么是损害了员工的利益,要么是损害了企业自身的利益,但最终的后果则多是损害了企业自身的利益,因此对于这些法律误区,企业必须要加以认清并采取相应预防措施。从笔者办理或接触过的大量劳动争议案件以及劳动法專業网站-劳动法苑网(www.laodongfa.com)接收的大量咨詢信息所反映的情況看,當前企業在勞動用工問題上存在以下十方面典型的法律誤區。

  誤區一:規章制度出台後即能約束員工。

  企業都知道可以制定規章制度來規範企業經營,約束員工的行爲,于是幾乎每個企業都根據自身的需要出台了大大小小或繁或簡的規章制度。那麽這些規章制度是否都能有效約束員工?許多企業認爲當然可以,因爲制定規章制度是法律賦予企業的權利,是用工自主權的重要內容。但正確答案是否定的,因爲法律賦予企業此項權利的同時,爲了防止此項權利的濫用導致員工合法權益受損而設定了相應的限制條件,這些限制條件主要包括三項:①規章制度的內容要合法,即規章制度的內容不能與現行的法律法規、社會公德等相違背;②規章制度要經過民主程序制定,即企業制定規章制度必須要經過職工大會或職工代表大會至少是職工代表同意;③規章制度要向員工公示,即規章制度出台後要公開告知員工。法律同時規定,以上三項條件缺一不可,如果企業制定的規章制度不符合上述任何一項條件,則其不能作爲人民法院審理案件時的裁判依據。而實踐中此類有問題的規章制度比比皆是,這應引起企業的高度重視。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對此問題將不作展開,容另作文詳述。

  誤區二:試用期內不簽訂勞動合同或只需簽試用期合同,不需繳納社會保險費。

企業可以對新進員工設定試用期,許多企業爲了使自己占據主動,防止被"套牢",往往同試用期內的員工不簽訂任何形式的勞動合同或只簽訂一紙"試用期合同",實際上這種作法適得其反。現行法律規定,企業同員工未簽訂勞動合同但存在勞動關系的作爲事實勞動關系仍受法律保護,而作爲事實勞動關系,企業要終止必須提前30天通知員工並應依法補償;法律還規定,只簽訂試用期合同的,試用期不成立,該"試用期"即爲勞動合同期限。顯然,試用期內不簽勞動合同或只簽試用期合同,企業本來是想防止被"套牢",實際上恰好被"套牢",因此,此種做法不可取,正確作法應是同新進員工簽訂勞動合同,勞動合同中包含試用期的內容。此外,許多企業認爲試用期內雙方的勞動關系尚未最終確定,所以企業不需爲試用期內的員工繳納社保費,其實不然。試用期內雙方的勞動關系雖未最終確定,但確已形成,因此法律明確規定企業應爲試用期內的員工繳納社保費。

  誤區三:員工辭職需單位批准。

  或許是由于曆史的原因,目前許多企業和員工仍然認爲員工辭職要寫辭職申請,要得到單位批准。其實這是一個很大的誤解。現行法律規定得很明確,員工辭職只需提前30天通知企業即可,沒有其他條件。許多企業認爲,如果員工辭職時不辦理工作交接或與企業有未了糾紛而企業又只能放人,則豈不是損害了企業的利益?法律對此的回答是,如果員工辭職時未辦理工作交接或與企業有未了糾紛的,企業可通過仲裁或訴訟等法律途徑主張自己的權利,但不能以此限制員工辭職,二者不能混爲一談。

  誤區四:爲員工辦理退工手續是企業的權利和"砝碼"。

  這樣的案例隨處可見:勞動關系結束後,員工要求企業辦理退工手續,而企業則以不爲員工辦理退工手續爲手段或談判的砝碼,要求員工支付違約金或退還培訓費等,由于企業不辦理退工手續造成員工無法再行就業,員工要求企業賠償工資損失,最終員工要求賠償損失的請求獲得了法律的支持。員工勝訴的原因主要在于現行法律規定,企業應當在勞動關系解除或終止後7日內爲員工辦理退工手續,這是無條件的,同時法律規定,如不及時辦理造成員工損失的,企業應當賠償。而企業的敗訴則在于企業錯把爲員工辦理退工手續這一法定義務當成了自己的權利和有利于已的談判砝碼。這一誤區非常普遍,特別應引起企業的重視。

  誤區五:違約金可由雙方協商設定。

  违约金是承担民事责任的一种方式,对于通常的一些合同比如经济合同、民事合同等,法律允许合同当事人根据意思自治原则约定违约金,除非约定的违约金数额畸高,正常情况下合同当事人应当遵守约定。正是基于这一点,当前许多企业认为,劳动合同也是合同的一种,双方当事人也可自由约定违约金,只要双方对此签字认可就应有效。但实际上这是一种认识上的误区,2002年5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劳动合同条例》第17条明确规定:"劳动合同对劳动者的违约行为设定违约金的,仅限于下列情形: (一)违反服務期约定的; (二)违反保守商业秘密约定的。"该《条例》第14条规定:"劳动合同当事人可以对由用人单位出资招用、培训或者提供其他特殊待遇的劳动者的服務期作出约定。" 该《条例》第15条则规定了企业可同负有保守商业秘密义务的员工签订保密协议。因此,从以上规定可看出,企业只能同两类员工约定违约金:一类是由企业出资招用、培训或者提供其他特殊待遇的员工;另一类是负有保守企业商业秘密义务的员工。除此之外的员工,企业均不能与其约定违约金,即使约定了,约定也是无效的。

  誤區六:過了仲裁時效還有訴訟時效。

  當前企業的時效意識偏低,尤其是對于仲裁時效的意識更是薄弱。勞動法明確規定,當事人應當在勞動爭議發生之日起60日內申請勞動仲裁,即仲裁時效爲勞動爭議發生之日起60日,超過仲裁時效申請勞動仲裁的,仲裁機構不予受理。實踐中由于各方面原因企業喪失仲裁時效的案例不勝枚舉:有的企業因根本不知仲裁時效爲何物而喪失了時效;有的企業則自認爲一直在同員工交涉可導致時效的中斷(實際上這並不導致時效的中斷)而喪失了時效;有的企業則以不辦理退工手續爲手段逼迫員工承擔違約責任,而並未及時采用仲裁手段,結果逼迫未成(退工的問題前已述及)反而時效已喪失;有的企業則盲目自信地認爲,仲裁時效過了但是訴訟時效還未過,仲裁不受理仍可訴訟,實際上我國實行"先裁後審,仲裁前置"制度,即勞動仲裁是訴訟的必經前置程序,這意味著,如果確已喪失了仲裁時效,那麽即使進入了訴訟程序,企業也喪失了勝訴權。大量的實例表明,當前企業的時效意識確需增強。

  誤區七:企業有權隨時對員工調崗調薪。

  根據自身生産經營需要調整員工的工作崗位及薪酬標准是企業用人自主權的重要內容,對企業的正常生産經營不可或缺。于是很多企業便當然認爲企業有權隨時對員工調崗調薪,因爲所謂的"生産經營需要"並非一個非常嚴格且易于界定的概念,企業可以靈活運用之。而員工則認爲調崗調薪屬于勞動合同的變更,合同應經雙方協商一致。企業無權單方決定。企業與員工觀點上的分歧導致了實踐大量調崗調薪爭議的發生,目前司法裁判機關對此的態度是:首先,承認和保護企業的用工自主權,即允許企業根據生産經營需要對員工調崗調薪;其次,承認和保護的同時,也要防止此權利的濫用,比如濫用此權利以打擊報複等;最後,爲防止此權利的濫用,企業應對其調崗調薪行爲舉證說明其具有"充分合理性"。由此看出,企業固然有權對員工調崗調薪,但這種權利卻不是任意無限制的,企業仍應謹慎爲之。

  誤區八:效益不好時就可裁員。

  市場經濟條件下企業效益有所起伏在所難免,企業根據效益的起伏狀況相應地擴張收縮也屬正當之舉,但擴張收縮涉及到員工這一"人"的問題時,就不能以通常的眼光來看待了,法律對于企業裁員明確設定了一些限制條件,這些限制條件是:①裁員僅適用于企業瀕臨破産進行法定整頓期間或者生産經營狀況發生嚴重困難,確需裁員的;②確需裁員的,企業應提前30日向工會或者全體職工說明情況,聽取工會或者職工的意見;③裁員必須向勞動行政部門報告並聽取勞動行政部門的意見。當前許多企業往往有意無意無視上述這些條件,在效益不好時隨意裁員且認爲此舉合情合理,以致爭議發生,最終遭遇敗訴後果。其實,企業在效益不好想縮減人員時,如不具備"裁員"的條件,則還是以協商解除勞動合同的方式爲好。

  誤區九:競業限制只是針對員工的義務。

  競業限制的概念廣受企業的歡迎,因而在較短時間內爲衆多企業所接受和采用。所謂"競業限制"是指根據合同約定,負有保守企業商業秘密的員工在雙方勞動關系終止或解除後一定期限內(最多3年)不得自營或爲他人經營與原企業有競爭的業務。由于"競業限制"看似只是對員工將來就業範圍的一種限制,因此許多企業認爲競業限制只是針對員工的義務,以致實踐出現了大量只約定了員工競業限制義務,而無企業相應義務的合同條款,而實際上這些條款是無效的,無效的理由就是因爲這些條款只約定了單方義務。權利義務相一致是法律原則,法律在規定員工競業限制義務的同時,也規定了企業應給予負有競業限制義務的員工一定的經濟補償,二者相輔相成。因此企業在同員工約定競業限制條款時勿忘自己經濟補償的責任,以免因約定無效而因小失大。

  誤區十:辭退員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許多企業都存在這樣的自信,即如果想要辭退某個員工,總會想辦法找到某個合適的"理由"。這種自信源自企業相對于員工的強勢地位,但也正是由于這一強勢地位的存在,這種自信是盲目的,不切實際的,因爲法律爲了保護居于相對弱勢地位的員工的權益,對企業辭退員工的行爲設置了一些條件,加重了企業的責任。比如,因員工不服企業的辭退決定而發生爭議需由仲裁或司法機構裁判時,企業應對其辭退決定具有充分的事實和法律依據負舉證責任,這一舉證責任相當厲害,它要求企業必須對其辭退決定所依據的事實和法律進行全面、詳細地舉證說明。以證明辭退決定理由的"充分性",在此"充分性"方面如稍嫌不足,則該辭退決定就會被裁判機構撤銷,其後果是嚴重的,即勞動關系恢複,企業應賠償員工自被辭退之日起至勞動關系正式恢複之日期間的工資損失。實踐中上述類似案例不在少數,值得注意的是,辭退爭議中企業敗訴率遠遠高于員工,這與企業的盲目自信不無幹系,因此,企業在辭退員工時需慎而又慎,切忌盲目自信,無謂冒險。

×聯系方式

15026597100

在线咨詢律師

掃描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