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15026597100
專業
服務
並購重組

國有企業兼並中的債務處理問題

發布人: 时间:2017-02-17 13:41:46 浏覽量:1375

一、國有企業兼並中債務處理的發展曆程

  在當前的企業兼並、特別是在各級政府大力推進的“解困式”兼並過程同,由于大量的國有企業債務負擔十分沈重,而相對經濟實力雄厚資金充裕的企業較少,兼並行爲呈現明顯的“買方市場”,兼並方一般較難尋找,以至不少願意被兼並的企業不能實現資産的有效重組。在現有的政策的框架內,企業兼並作爲國有企業扭虧增盈和債務重組的作用十分有限。企業的沈重負擔仍然是企業改制中繞不過去的一個難題。

  爲了推進國有企業“轉換經營機制、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工作,1994年6月,國務院確定在若幹城市進行企業“優化資本結構”的試點,當年確定在上海市等18個城市進行試點。其後,在1996年,試點的範圍擴大到了58個城市,包括了全部省會城市國有企業相對集中的老工業城市;1997年,國務院決定將這一試點範圍進一步擴大到111個城市。在優化資本結構的試點中,國有企業的兼並以及破産工作,是其重要的組成部分。

  爲了推動企業改革,1994年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在若幹城市實行國有企業破産有關問題的通知》。關于企業分立的問題,該文提出瀕臨破産的企業在申請破産前,經擁有三分之二以上債權額的債權人的同意,並經企業所在地人民政府批准,可以將企業效益好的部分同企業分立;分立後的企業應當按照商定的比例承擔原企業的債務。該文件還對破産企業的整體接受作了肯定,指出其他企業整體接受破産企業財産、承擔分配方案確定清償的破産企業債務、安置破産企業職工的,可以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享受兼並企業的優惠待遇。這個文件以及以後出台的相關政策,僅在國家確定的優化資本結構試點城市實行。

  1995年,國務院有關部門聯合發出了《關于鼓勵和支持18個試點城市優勢國有企業兼並困難國有工業生産企業後有關銀行貸款和利息處理問題的通知》明確提出了鼓勵企業兼並的優惠政策,主要是兼並連續三年虧損並貸款逾期2年以上的貸款本息確實難以歸還的企業,可以享受以下三方面的優惠:第一,免除兼並企業原欠銀行貸款的利息;第二,還款期內,原款本金可以停息挂帳2~3年;第三,還款期限可以延長至5年。

  爲了實現“規範破産、鼓勵兼並、大力實現再就業工程”的政策目標,克服前一段試點工作中出現的逃債問題弊端,1997年國務院又發布了《關于在若幹試點城市實行國有企業兼並破産和職工再就業的補充通知》,這個文件否定了對破産企業整體接受的方式,提出了企業停産關閉(取消人格)、拍賣變現、職工得到妥善安置後,銀行貸款本息損失一次性從銀行呆帳准備金中核銷。與此同時,文件加大了鼓勵兼並的政策力度,對相應的優惠政策作出了調整:一是取消了嚴重虧損企業貸款逾期兩年以上的規定;二是增加了兩年還本寬限期;三是在寬限期和計劃還貸期內,對被兼並企業原貸款本金免息,而不是在停息挂帳2~3年。國務院的這一文件還對企業兼並破産的組織領導機構、計劃制定、資産評估機構資格認定以及企業職工的安置等方面的政策作了進一步的調整和規範。

  從國務院及有關部門的文件中可以看到,當前政策的走向仍是“鼓勵兼並、少量破産”,政策優惠的對象是經營困難的國有企業及有兼並能力的優勢國有企業,優惠的內容主要是“免息”或者“挂帳”。

  借助金融机构的中介作用,推进企业的改革,对我国的企业改革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第一,经过近二十年的高速发展,在我国出现了一批经营管理比较好,具有品牌优势的企业,它们在国内外企业的竞争压力面前,迫切需要扩大生产规模,提高自己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因此,借助这些企业的扩张趋势,兼并同行业中的劣势企业,有利于改变我国企业组织结构中过于分散的格局,对于企业及其产业发展都是有益的。第二,由于当前我国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普遍较高,单纯地依靠企业自有资金实现高速的扩张是很困难的。第三,当前的低成本扩张的目标,与政府的规范企业兼并行为、防止逃债的目标,从表层上看似乎是矛盾的。但是,从企业经营与发展的较长过程看,借助金融中介机构的作用,确实在较短时间内实现优势国有企业低成本扩张的有效手段;另一个方面,唯有金融机构的介入,唯有为企业提供必要的金融服務,才有可能促进企业生产规模的扩张,从根本上克服企业兼并破产中的逃债行为。

  二、國有企業兼並中債務的法定轉移

  关于国有企业兼并中债务的法定转移,笔者尝试以案例的形式加以分析。1997年9月5日,A市甲信用社与A市乙企业签订借款合同一份。合同约定由乙企业向甲信用社借款10万元,借期6个月;丙企业向甲信用社担保,对乙企业借款负连带清偿责任。丙企业在借款合同担保栏签字认可。签约后,甲信用社按约将上述借款汇至乙企业账户。1997年12月,A市企业改制工作全面展开,根据A市政府要求,乙企业于1998年1月并入同系统的丁企业。兼并协议约定,乙企業債權債務由丁企业承受。与此同时,乙企业办理了工商注销登记。1998年3月5日,丁企业未按约归还原乙企业所欠甲信用社借款10万元。1998年3月7日,甲信用社依法向法院起诉要求丁企业归还借款,并要求丙企业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對丙企業是否應繼續承擔保證責任,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爲丙企業作爲保證人不再承擔保證責任。理由是雖乙企業由丁企業兼並,其債務轉讓給丁企業,但債務未經保證人丙企業同意,按擔保法第23條“保證期間,債權人許可債務人轉讓債務的,應當取得保證人書面同意,保證人對未經其同意轉讓的債務,不再承擔保證責任”之規定,保證人丙企業依法不再承擔保證責任。第二種觀點認爲丙企業應繼續承擔保證責任。但對債務轉讓行爲是否有效卻又有兩種意見,其一認爲乙企業由丁企業兼並後,乙企業債務由丁企業承受,屬債務轉讓行爲。按民法通則第91條關于“合同一方將合同的權利義務全部或部分轉讓給第三人的應取得合同另一方同意…”規定之精神,由于乙企業將債務轉讓給丁企業未經債權人甲信用社同意,故該轉讓行爲應該無效,該轉讓行爲對甲信用社無約束力,乙企業仍爲該10萬元借款的債務人。鑒于法律規定的債權人許可債務人轉讓債務而使債務轉讓成立之情形在本案中不存在,故不應適用擔保法第23條,保證人丙企業仍對乙企業10萬借款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其二認爲丁企業兼並乙企業後,依民法通則第44條第二款關于“企業法人分立、合並,它的權利和義務由變更後的法人享受和承擔”之規定,本案乙企業的債務依法由丁企業承擔是合法有效的。該債務的承受是法定的,它排除了當事人之間的意定,即不適用民法通則第91條債務轉讓須經債權人同意的規定。同理,對依法轉讓的主債務的從債——保證責任而言,主債務的依法轉讓也無需征求從債務人即本案保證人的同意,該保證人丙企業仍應繼續承擔保證責任。




×聯系方式

15026597100

在线咨詢律師

掃描二維碼